顶点小说 >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> 第346章 金戈铁鸟

大发五分六合—大发5分⑥和彩

  这只葫芦名叫‘断神葫’,是当初在望海城大肆收集材料时,顺手弄到手的几件法器之一,能让他中意的东西自然不错。属于中品法器,但神通却不知喷雾这一种,以他无比浑厚的法力,充分发挥最强威能,而黄脸修士毕竟是初期境界,再次方面就无法尽力。

  听到对方凄惨的痛叫,伤上加伤愈发严重,气息也开始紊乱,灵丹发挥的强大药效也开始支撑不住,陆寒嘿嘿冷笑起来。右手冲着巨剑猛地一点,翠芒剑在理龙吟大作,剑鸣声清脆入耳,犀利无比的主剑狠狠向下斩去。

  那六个铁球表面,被三道剑芒划出了大号深深剑痕,周围被剑气弹射出密密麻麻的斑点,另行不如从前,而地下的那个巨球还在微微颤动。

  这是一套不错的法器,少一个则威能减弱了部分,如今主剑来袭,黄脸修士脸色顿时煞白,忍着痛楚咬紧牙关,袖袍里又飞出一物。而且还向其喷了口精血,附近顿时波动大起,虚空的元气如波浪向四周涌去,一股血煞气息冲向陆寒。

  赤红如血的半块古碑,上半截踪迹不见,从缺口判断也是旧痕,变大后更加清晰,正面密密麻麻,全是怪异文字,并一个个接着亮起。

  而动用此物后,黄脸修士脸色再白几分,双眼中透着绝望和狠辣怨毒,身上气息加剧紊乱,法力明显大大减少。赤红古碑内,呼啦啦窜出许多虚影,鬼魅哭嚎魍魉嘶鸣,随同古碑一起旋转起来。

  “你……去死吧,纵然我陨落在此,也要用秘宝灭杀你。”

  “嘿嘿!鬼洞族大修士的坟冢,竟然也被人盗挖损毁,很奇怪此物是怎么跑到这个界面来的,但仅凭你还无法催动冥煞之术奈何我,我可以免费让你看看这古碑的真正厉害,想学吗?”

  “啊——?你怎知道,啊啊……不——!”

  黄脸修士顿时大惊失声,满脸惊骇的看着陆寒,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宝贝,竟然被此人丝毫不假揭开老底,而且信誓旦旦更擅长使用。但就在分神的刹那,翠芒剑以无可匹敌的锋利,已经狠狠斩到,古碑释放出来出来的魑魅魍魉,瞬间聚合化为三丈高的巨大触手,毫无俱意的迎向剑光。

  就在此刻,陆寒口中也吟诵出急促的咒语声,诡异情景出现了,那触手顿时强烈波动扭曲起来,在剑光触及的刹那烟消云散,就连古碑也向下坠去,黄脸修士顿时绝望大叫,在身躯被劈为两半前,还露出瞠目结舌的惊骇神情。

  “我就说免费教你,你却大喊着说不,那就没有办法了。”

  陆寒一摊手,颇为无奈的嘟囔着,却快速来到残尸前,将这倒霉蛋的储物镯收起,随后弹出火苗将其焚烧殆尽,也算做了应尽异义务。

  那古碑掉在地上,颤抖几下就陷入寂静,正如陆寒所说,碑文就是鬼洞语言,正面记述主人名字和生卒年月,背面则刻着护卫坟冢的神通。

  但都因为上半截的丢失残缺不全,黄脸修士仅凭参悟出见到的几句话,就可以动用此物临阵对敌,也算是个人才。但是陆寒却窥一斑知全貌,念动出鬼洞族驱煞本源御鬼之术,虽然和碑上雕刻的不同,当年还是金丹境时,就和鬼洞族有过交集,并且熟知三四种神通。

  至于这古碑是哪个分支,根据这种防卫禁制,基本能确定墓主人属于半嫡系,就是因为嫡系宗亲犯错,被驱逐出本族的后人。

  那七个铁球是不会放过的,就算自己不用,也能换来大笔灵石,而且这两人身家不俗,绝对能够支付他此次出手的酬劳。

  将附近打斗痕迹尽数抹去,一面奔着先前选定的方向走,一面探究得到的储物镯,黄脸修士身为师兄,估计比矮个子家底丰硕。

  ‘这……才五十多块灵石?真特么的穷,太极真境不会那般吝啬吧,还是此人平日很懒惰?’

  除却角落里的一小堆灵石,其他物品还算不错,至少有三棵四百年份的灵药,其余各种灵材不算少。七八个小瓶里,各种大补灵药占了近半,还有两种疗伤的,剩余的有待研究。

  而个人之物都被他取出,依旧用灵火焚烧销毁,最特别是的是一块四方深黄色令牌,属于每个太极真境的身份证,在走出十多里后,被他甩手扔进了某个水坑。

  让陆寒惊讶的是,白脸矮个子的身家,竟然比起他的师兄强不少,单单灵石就近百块之多。而且一众灵草已经七百多年,还有棵灵药也在五百年份以上,其他材料多了近三成,他判断此人绝对修行差一些的原因,就因为平时出任务繁多,物质丰富起来,却也消耗掉许多修行时间。

  ??至于当前是何处,已经无法判断,就连中心位置在哪个方向都无从辨别,只能边走边看,反正两个月的时间才开始。

  他不知道的是,在自己西北方上千里外,古林森森地势起伏,一棵三人环抱的树下,站着个蓝色绣丝长裙,上身浅粉轻纱披肩的美女。正看着前方百丈处,如临大敌的慢慢靠近,那里的地面躺着一具残尸,下半身杳无踪迹,仅剩下胸部以上,切口整齐死状惊恐,似乎被人秒杀的。

  但没有一处战斗痕迹,连个脚印都没有,这说明此人十之八九触动了禁止,因为路上就碰到过一次特征明显的。钟离婉莟用神念反复扫视,也未发现任何异常,她已经走了四五里,这片地域美景不错,却总是阴森森的,因为没有任何生物。

  见旁边有几截枯死掉落的断木,美目立刻转动几下,伸手一吸就拿到两根,并用力向前抛去。继而袖袍抖动,出现一件粉红色的四方小盒,滴溜溜围绕娇躯转动起来,小盒无底儿,变大后就像个无腿的方桌,表面雕刻的龟甲图案逐渐亮起。

  ‘咔嚓咔嚓!’

  美女顿时一颤,果然不出她所料,两截木棍距离三四丈,还未到残尸之地,顿时被切成三四段,噼里啪啦掉在地上。那里的两棵树之间,不但出现剧烈涟漪,还向四外扩展,附近六七棵古树,竟然都被连接成不规则一圈。淡青色的结界上,明晃晃几把犀利刀锋一闪而逝,随后这一切逐渐虚化,并再次消失不见。

  “哼!真奇怪了,这里没有任何好东西,竟然也出现禁制,脑壳不正常啊。”

  出于好奇心,还是想看看这个倒霉鬼的来历,毕竟数十人挤在一起好几天,至少已经有了印象。但片刻后,娇躯猛地向后一蹦,如遇到蛇蝎般面露惊惧,因为残尸的面容很熟悉。

  “这下糟了,竟然是玄华宗的那人,这家伙好不幸啊,但愿另外三人没事。姓陆的你到底在哪,快给本姑娘出来,决不允许有任何闪失,我好害怕!”

  前方危险重重,致使钟离婉莟改变了方向,一边低声嘟囔的同时,不断用地上杂物胡乱抛飞试探,生怕自己重蹈覆辙。

  半日时光过去,陆寒已经走出破败之地,前方光亮一片,足有四尺深的皑皑白雪无限延伸到天际,这里更加安静,没有鸟兽踪迹,将地面尽数遮蔽,唯有高空露出几分晴朗。

  他的身躯迅速飘离地表五尺高,并非不想破坏近乎完美的雪景,他才不给别人留下行踪,只好选择低空飞遁。神念尽数恢复,在十几里外是一处水潭,方圆不过里许,是陆寒即刻要去查看的地方。

  然而才走不足百丈,顿时袖袍挥动,三寸长的翠芒剑悬在头顶,继而转首向左侧望去,那里苍穹上有波动传来,但绝非是修士的遁光。

  ‘嘎啊嘎啊……!’

  十几只黑色怪鸟,如流星般向这里激射,似乎就是冲着陆寒来的,这让他微微皱眉,终于见到活物,竟然还是恶禽。这些怪鸟的身躯不小,双翼展开足有一张四尺,三只利爪如鹰钩,头部却像老鼠,张嘴狂叫森森尖牙上下两排。

  恶鸟扇动着狂风,距离陆寒还有五里时,倏然分为两队,呈一左一右向他扑下。左侧的六只动作一致,整齐的散成扇形,以弯刀队形大面积进攻,绿色双目凶狠贪婪。右侧的多达八只,瞬间形成一条直线,却有分分合合变幻不定,让人无法摸清目的。

  陆寒本以为,恶鸟会直接飞扑,用利爪和獠牙撕咬,让他满脸黑线的情景发生了,距离还有里许,翠芒剑蠢蠢欲动时,忽然接连猛的掠起直冲苍穹,肥大的后臀对准了他,肛门剧烈收缩,一股股焦黄色液体大面积挥洒。

  ‘卧槽!这特么啥招数?’

  古怪气味入鼻,顿时感觉脑海发沉,半酸半辣还带着臭气,并且六股液体凌空碎裂彼此连接成片,覆盖了左右十几丈空间。元气与之接触,顿时滋滋啦啦冒出黄烟,竟然腐蚀性不俗,而右侧那队恶鸟,双翅顿时停止扇动,却从脊背上射出一道道尖锐的两尺长羽毛,如箭矢理亏拉满的弓弦。

  “找死!好厉害的孽禽,手段狡猾阴险,今天不容尔等!”

  翠芒剑蓦然变大,以闪电般的速度在头顶转动,立刻形成一层层密集的剑幕,同时主剑一颤,立刻分出十几道尺长犀利剑光,各自对准一只恶鸟。

  即便下品法器被斩到,也要非毁即损出现剑痕,区区血肉鸟身必定断成两截,然而又让陆寒意外的事发生了。只见两侧的十几只鸟,在一顿怪叫声里,所有鸟身齐刷刷变色,原本漆黑的羽毛表面,开始涌出淡淡金光,并肚皮朝上将羽翼缩成一团。

  剑芒精准斩在上面,淡金光泽猛然耀眼闪动一下,十几个身影顿时飞了出去,都掉落一根金色羽毛,随后凌空展翅,迅疾的斜刺里射来,动作更比方才迅猛。

  与此同时,那些焦黄色液体,率先接触到剑幕之上,被锋利之意破碎成雾气,被隔绝在上面越来越浓。紧接着就是八支锋利翎羽,叮叮叮撞击出一连串火星,竟然只是被斩的扭曲不堪,没有一根断裂,纷纷被弹出到远处,徐徐飘落地面。

  “嘿——!开启灵性的恶禽,竟然浑身坚韧如斯,老子小看了尔等。”

  内心震惊的同时,陆寒立刻琢磨这些畜生,是怎样如此变态的,竟然不怕金丹修士。作为土生土长的活物,必定靠山吃山,而它们难缠如斯,绝非是修炼所得,大半是在其居住的环境有关。

  如果说这些恶禽吃了庚精,也不在陆寒想象之外,甚至吞服了什么更好的灵果神草导致,他的杀心微微缓解,转瞬间有了坏主意。

  翠芒剑骤然消失,原地却爆发出更强烈的金光,此刻那些恶鸟已经扑倒十丈范围,利爪森森已经伸出抓来,蓦然有恐怖威压降临。这些庞大的身躯如坠重物,顿时全部向地面摔下,双翅立刻疯狂闪动,但极其恐怖的剑光从主剑上射出十几道之多。

  ‘噶啊噶啊……!’

  凄厉的惨叫声接连成片,极品法器的出击,让所有防御黯然失色,直接洞穿了恶鸟的身躯,还将地面炸出深坑,威力恐怖如斯!

  扑踏踏……!

  唯有两个身影撞在地上,剧烈翻滚几圈后,锯齿猛拍地面,在狂风中倏然转身,惊叫着竭力奔逃,它们的山上还喷溅了同伴的鲜血。

  “哼!”

  陆寒狡猾一笑,这自然是他故意留的后手,而身躯向下一沉,就从原地消失不见。两只恶禽疯狂飞驰,比来时更快不少,惊惧之色无以复加,再也没有方才穷凶极恶的相貌。

  欺软怕硬之辈向来如此,或许是这些畜生成功袭击过倒霉修士,三番两次变得骄狂,见到陆寒也故技重施。正被其他金丹初期遇上,的确颇为棘手难缠,疲于应对下稍有疏忽,必定凶多吉少下场凄惨。

  这些恶鸟的尸体,陆寒可不想放过,冲着羽毛的坚硬,绝对是打造防御法器的上好之物,至少价值不低。但必须在一探究竟,回返后才能专心处理,否则以恶鸟的速度,逃出神念范围再找起来极为麻烦。

  http://www.tsdm.cc/books/24/24205/453376128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lvsetxt.com。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vsetxt.com